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 对她来说,注定的或许是“某事”。 但对他来说,注定的是“某人”。

  • 周日是她的葬礼。周一他按时上了班。

  • 欧维把卡放回钱包的时候狠狠瞪了它一眼,就好像是卡背叛了他。

  • “没事,是辆沃尔沃。”

  • 四年后,欧维总算逮着机会还以颜色,他成功阻挠鲁尼给自家房子换窗的计划,在三十三封投诉信外加十来通愤怒的电话之后,城市规划办终于妥协,接受欧维那套“破坏社区整体建筑风格”的说辞。之后三年鲁尼都拒绝提欧维的名字,只管他叫“该死的老官僚”。欧维把这话当补药吃。一年以后,他自己换了窗。

  • 被困在错误时代中的男人。

  • 之后,安妮塔会对邻居说,上回见欧维这么生气,还是1977年电视上说萨博和沃尔沃可能合并的时候。

  • 认错很难,特别是错了很久以后。

  • 她的眼睛里有什么光芒在闪烁。欧维认得这种光芒。

  • 死亡是一桩奇怪的事情。人们终其一生都在假装它并不存在,尽管这是生命的最大动机之一。

  • 时间是一桩奇怪的事情。大多数人只为了未来生活。几天之后,几周之后,或者几年。每个人一生中最恼人的那一刻可能就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回忆比展望更多的年龄。当来日无多的时候,必须有别的动力让人活下去。或许是回忆。午后的阳光中牵着某人的手,鲜花绽放的花坛,周日的咖啡馆。或许是孙子孙女。人们为了别人的未来继续生活。索雅离开欧维的时候,他并没有一起死去。他只是不再活着。

    这个叫欧维的男人一心想死。想要去陪自己的妻子。他善良,正直,他爱自己的妻子,喜欢萨博汽车,热爱盖房子并将其作为一生的事业,兢兢业业(周日是她的葬礼。周一他按时上了班)。妻子死去之后,欧维并没有什么挂念,正如第一条(对她来说,注定的或许是“某事”。 但对他来说,注定的是“某人”)。对于欧维来说,死亡是逃避,但欧维从来都不是逃避事情的人,而且他还要见索雅的时候不能被索雅责备。这个固执的老头有着太多被现代社会忘记或者说磨灭的的品质。但是如果这些品质真的复现在现在的人身上,恐怕会生活艰难。但是就算艰难,也要努力保持不是吗?